【浮世绘】致我们曾在游戏中干掉的反派

分享
2015/03/24 18:15 精品合辑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对库巴大魔王说一声谢谢。如果非要给这声感谢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非黑即白的正义律令

当《超级马里奥》出现在许多8090后童年的红白机上时,也许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生物都以马里奥为敌。那个时候还没有百度百科,而大人们给出的答案大多是因为马里奥是好人而它们都是坏蛋,所以才要一路干掉这些坏蛋,一直到最后打败游戏里的最终大BOSS库巴,然后完成拯救公主的任务。因此背着刺龟壳一跳一跳的库巴,成了许多人童年记忆里邪恶的代表。

bki-20090920174410-858792098.jpg

张牙舞爪的库巴应该是许多玩家心中反派的代表

小孩子的世界里只分对错,所以尽管库巴兢兢业业的被马里奥消灭掉无数次,可能依然没有人怀疑过它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抓公主,为什么是马里奥去救公主而不是别人。而在如法炮制的《魂斗罗》《冒险岛》里也一样,大多是邪不压正的老套路,反派只是红白机上模糊的像素贴图,玩家要做的是以正义的名义张牙舞爪地扫清这些障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非黑即白的观念成为许多小孩坚信的正义律令。

当正邪开始模糊边界

可到了07年末,在那款被许多玩家奉为经典的《仙剑奇侠传四》里,却让人不由得开始质疑正义与邪恶的界限。在那之前,那批玩着马里奥长大的玩家就像前期的慕容紫英一样固执己见,坚持人妖有别,以斩妖锄魔为己任,且为了自己的信念不惜与挚友挥剑相向。可要知道大反派玄霄并不像库巴一样在最后才出现,他有血有肉的形象贯穿了整部游戏,更不是用“坏人”这样简单的词就可以概括:他本是琼华派天赋异禀的好男儿,按说也是当主角的命,却在各种变数之下走火入魔被囚禁起来;多年后他与云天河的兄弟结义也绝非假情假意,尽管为心魔所困执意要飞升,却一直留情不肯伤害众人;在琼华派坠落之时,他虽被打入东海,却还告知了天河挽救山下村民的方法。这个吼着“苍天弃吾吾宁成魔”的男人,虽然被当做反派站在主角的对立面,让人一点儿也恨不起来。

6bf6bea20cf431ad8c2392354a36acaf2fdd988f.jpg

与此同时,我们开始怀疑自己在游戏里所做一切的对错性:打着正义的旗号闯入寻常百姓家翻箱倒柜,取走金钱、药水、装备,因为这些东西在将来的冒险中可能派得上用场;对于挡在面前的怪物从来不手下留情,看着它们一次次的嚎叫着倒在地上,幻化成一叠钱和经验。虽然游戏一般会将这些怪物刻画的凶神恶煞并明确告诉主角他们是邪恶的,但就是因为和主角作对所以他们就该死吗?可如果不干掉他们,游戏便无法继续。更多的时候为了买一把好武器,会在一个地方反复刷怪。当终于凑齐钱和武器店老板交易的时候,看到的是人类世界中在道德与法制维系下最正常的交易秩序,看不到的却是那些钱上沾满的鲜血。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角色由脸谱化变得充满复杂性与现实性,我从小建立的正邪观念开始崩塌,过去所坚持的一切也显得有些可笑。

而这种正邪矛盾凸显最为激烈的是在《轩辕剑外传:汉之云》和《轩辕剑外传:云之遥》里,两部游戏的背景都在同一个年代,只不过主角分别属于争锋相对的蜀营和魏营。当我们身处蜀军,控制着黄汉卿杀死魏军的张诰时,除去大敌的感受当然非常爽;可当我们身处魏军,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挚友张诰被魏军埋伏所杀时,又怎能不痛苦愤恨?一方能够为魏国出生入死,一方同样能为大汉肝脑涂地,他们为的是自己的信念,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战,敢问谁是谁非谁正谁邪?相信没人能给一个肯定的答案。

一方曹贼一方蜀寇,谁是谁非谁也说不清楚

这次我不当好人了

以上的种种疑问还没来得及解答,我们便迎来了互联网“最好也最坏”的时期,各类国外游戏大作开始传到中国。对于这时正处叛逆青春期的玩家来讲,他们对这世界都抱有敌意,不喜欢各种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正义使者们说教的嘴脸,却对小丑、汉尼拔和萨菲罗斯这样迷人的大反派情有独钟,而游戏则是他们成为反派最好的机会。曾经关于正邪的疑问也已经抛到脑后,有的人甚至觉得道德只不过是人类为了能顺利繁衍而制造出的幻觉而已,况且凭什么正义一定要压过邪恶?人性本恶,将心里的恶魔拿出来放放风也非常合理。

3902_4_2345看图王.jpeg

于是在《侠盗猎车手罪恶都市》中,玩家从马里奥进化成了库巴,扮演起了即是主角又是反派的Tommy Vercetti。尽管他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的性格放在现实就是吃枪子的下场,但这个恶棍的气质让人不得不为之折服。在游戏中,玩家就像一个真正大反派一样,攻击手无寸铁的路人,看着他们挣扎着倒在脚下,一地的献血幻化成一叠钱或者一把武器。除此之外,故意攻击警察也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看着主角的危险指数由一颗星变成五颗星,然后被全城的警车直升机围剿,再开着坦克碾压过一切挡在前面的障碍,相信很多人心里都会升起一种变态的快感。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我们可以摆脱道德的约束挥金如土杀人如麻,也可以用拳头和武器打破法律的桎梏,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而这只不过在一念之间而已。

这个时候,正不胜邪就变成了王道,为了通关可以给任何人来上一枪,哪怕是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

超越善恶

当然这种中二时期基本上人人都经历过,给父母收拾一顿就能治好了。尤其是步入社会以后,大多数人已不像儿时懵懂无知,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一些看起来很酷的反派煽动,心中已然有了一套比较成熟的道德体系。可有时候面对游戏里的选择时,明明知道它们的利害关系,比如《生化奇兵》中玩家面对的是否收割小女孩选择,杀掉她们得到的奖励是不杀的两倍,明眼人都知道选哪个,却依然让人犹豫不决。

在战争中,正邪早就没了意义

而更让人感到绝望的,是一款叫做《这是我的战争》的游戏。这次玩家终于不用扮演一个只会突突突的士兵,但玩过后你才知道,其实士兵的任务要比战争里的平民轻松得多,他们只要豁出命向前冲就行了,而平民却要在人性的挣扎中苟延残喘。当你打算去超市搜刮补给的时候,看到士兵在强奸一个女孩,可你手无寸铁只能看着;当两个小孩来你的住所祈求药品拯救他们的重病母亲的时候,你却还有好几个带病的队员;可如果你看到人就帮,那你永远也通不了关。那么这个时候,正义和邪恶的概念还重要吗?你前一秒放弃抢劫那对老夫妇的物资,让他们得以活下去,后一秒却失手杀了发现你盗窃的平民,你的头上究竟是天使的光环还是魔鬼的犄角?在战争面前,所有人都是命数不定的蝼蚁,也许在游戏里许多人会宁愿不通关也不愿伤害别人,但如果战争真的发生在你身边呢?不通关你就死,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正义和邪恶其实并没有区别。因为有人性的光辉也有人性的丑陋,有向阳的一面也有背光的一面,更多的时候它们是共存的,一起维持着这颗蓝色星球的运转。

 

万幸的是这些都只是游戏,我们长这么大也不是靠一路杀怪杀过来的。不过就像文章开头说的那样,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应该对库巴大魔王说一声谢谢,因为它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教会那么多懵懂无知的小孩分辨正义和邪恶;我们更应向这些年来奉献经验而倒在地上的那些怪物和反派说声谢谢,因为它们告诉我们其实世界也并不是非黑即白,但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只要无愧于自己的心就好。

色色超好玩专稿,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并链回本页)

《转发到微信!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